[回到版面]
回應模式
名 稱
E-mail
標 題
內 文
附加圖檔[] []
刪除用密碼(刪除文章用。英數字8字元以內)
附加選項[動態GIF]
  • 可附加圖檔類型:GIF, JPG, PNG, BMP,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
  •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。當回文時E-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
  •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、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

檔名:1360681506436.jpg-(125 KB, 315x315) [以預覽圖顯示]
125 KB瘫痪妹妹 名稱: tslmy [13/02/12(二)23:05 ID:JjzD1has (IP: 121.21.*.*)][回報] No.58411 
我是最近才来komica的一名大陆高三学生。
我妹妹今年13岁了,长得还算可爱,但10岁时罹患下肢瘫痪。

请问对这样的妹妹应该怎样照顾?

不希望推倒,所以请提供一些正经的建议啦。
類別: 妹妹文章
part2 名稱: tslmy [13/02/15(五)17:02 ID:G9Xkdu1. (IP: 74.125.*.*)][回報] No.58459  
林諾的發型。

所幸,諾諾是很可愛的那種瓜子臉,什麽發型都好看。
這個“瓜子臉”,不是長長的那種,而是很恰到好處的。如果用兩個字概括的話,“童顏”吧。

(我不知道,是不是所有的小姑娘,小時候都嘗試過種類這麽豐富的發型,還是只有諾諾這樣。)

我記得我說過,人家學過芭蕾,後來因為不喜歡,便轉學了拉丁舞。(不就在上一段嘛。)
跳舞的時候,她便把頭發盤成圓髻或簡單的盤龍髻,沒有劉海。
(…上帝呀,為了寫這段,我還巨腦殘地去查了查維基百科。)

頭發最長的時候(九歲吧好像是),她還編過單、雙麻花辮。但是後來嫌麻煩,就不再弄了。
第一次看見時,我還愛不釋手地把玩了很久,最後不小心給人家解開了,結果人家哭著讓我重新編上……我哪有那種技術呀!

長大一點之後,為了方便,她基本上之梳單馬尾。心情好的時候,雙馬尾。
劉海隨機而定。

剛癱瘓的那段日子,她效仿電視中的人物,留了兩個月的姬發式——這個發型還是我推薦的呢。

六年級畢業典禮的時候,她梳了“斜劉海中長發梨花頭”(這個名稱是我在網上一張圖一張圖憑著印象對比出來的啊),代表全體六年級畢業生發表演講,驚艷全場(據說)。

順帶一提,諾諾從來不用化妝品,就連粉底都只有演出的時候打過。充其量就是每天塗一點護膚品,以防紫外線。
part3 名稱: tslmy [13/02/15(五)17:12 ID:t/Rwl9/o (IP: 121.21.*.*)][回報] No.58460  
诺诺很懂事。
这可能就是能当上班长的实力吧。

譬如说,诺诺很爱惜自己。
她曾经发言:“我长大以后,绝对不烫头发、钉耳洞、纹纹身嘛!”
我不知道她是有多激动,居然用了“嘛”作结尾,但我理解她的决心!

再比如,诺诺很招小小孩喜欢。
每次推着诺诺下楼晒太阳,她身边都能很快地围一圈小朋友。
偶尔有玩沙子的小朋友,不小心把塑料小铲里的沙泥蹭到了诺诺的裙子上,她都不生气。
最难能可贵的是,她会自己抽出纸巾来,擦拭掉泥土,而不是像·某·个·小·丫·头似的、使唤我!
上次路过她家,一个三岁的小正太说:
“大哥哥,那个漂亮姐姐呢?”
我们诺诺的“漂亮”,小孩子也能看到呀。

诺诺很会学习——至少比我(当时)学习好。
经常年级前十的她,奖状攒了一纸袋。
而且,她和我一样,没上过任何补习班、强化班。这一点,她非常引以为豪。
诺诺妈妈在诺诺刚上小学时,曾经告诉她,在她妈妈小时候,奖状都是贴在客厅墙上的。红红的,特别好看。
这给了诺诺很大动力:
“我要把我的房间用奖状粉刷一遍!”
起初,诺诺的奖状的确是贴在自己的小屋里的。可后来,奖状越来越多,床头的墙面明显不够了,只好都揭下来,集中到一个纸袋里保存。
但是即使与理想的差距如此令人遗憾,诺诺也没耍性子、发脾气。
無標題 名稱: tslmy [13/02/15(五)17:15 ID:t/Rwl9/o (IP: 121.21.*.*)][回報] No.58461  
>>No.58460
忘轉換了。。。。orz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諾諾很懂事。
這可能就是能當上班長的實力吧。

譬如說,諾諾很愛惜自己。
她曾經發言:“我長大以後,絕對不燙頭發、釘耳洞、紋紋身嘛!”
我不知道她是有多激動,居然用了“嘛”作結尾,但我理解她的決心!

再比如,諾諾很招小小孩喜歡。
每次推著諾諾下樓曬太陽,她身邊都能很快地圍一圈小朋友。
偶爾有玩沙子的小朋友,不小心把塑料小鏟裏的沙泥蹭到了諾諾的裙子上,她都不生氣。
最難能可貴的是,她會自己抽出紙巾來,擦拭掉泥土,而不是像·某·個·小·丫·頭似的、使喚我!
上次路過她家,一個三歲的小正太說:
“大哥哥,那個漂亮姐姐呢?”
我們諾諾的“漂亮”,小孩子也能看到呀。

諾諾很會學習——至少比我(當時)學習好。
經常年級前十的她,獎狀攢了一紙袋。
而且,她和我一樣,沒上過任何補習班、強化班。這一點,她非常引以為豪。
諾諾媽媽在諾諾剛上小學時,曾經告訴她,在她媽媽小時候,獎狀都是貼在客廳墻上的。紅紅的,特別好看。
這給了諾諾很大動力:
“我要把我的房間用獎狀粉刷一遍!”
起初,諾諾的獎狀的確是貼在自己的小屋裏的。可後來,獎狀越來越多,床頭的墻面明顯不夠了,只好都揭下來,集中到一個紙袋裏保存。
但是即使與理想的差距如此令人遺憾,諾諾也沒耍性子、發脾氣。>>No.58460
part4 名稱: tslmy [13/02/15(五)20:50 ID:t/Rwl9/o (IP: 121.21.*.*)][回報] No.58464  
------------------
諾諾喜愛《加勒比海盜》裏的“傑克·小麻雀”船長。
諾諾癱瘓後,常常自己坐在公主床中央,用被子和枕頭在自己周圍圍成船幫狀,戴上牛仔帽、檀木佛珠、皮繩手鏈,把頭發編成小辮子(或直接披散),抽出她寶貝的海盜鏡,向對面墻壁上貼著的世界地圖左瞧右望。
這地圖也很生動——在不同的位置,標有不同“特產”的圖標:南極洲有企鵝,大西洋裏遊動著鯊魚;美國新澤西州附近有自由女神像,日本東京處有富士山……
可是,那海盜望遠鏡並不是玩具。坐在床中央用望遠鏡看墻壁,就像是用核彈轟螞蟻。所以,諾諾只能兩眼都睜開,用以確定位點。
“快看呀,船員們!前面就是…嗯(少女仔細辨識文字中;少女遇到生字、更換目標中)……太平洋!”
我:“你一直在太平洋上好不好。”
諾諾雙手端著望遠鏡,轉向倚靠在房門上的我,紅潤的小嘴角耷拉了下來。
我接著說:“‘歡迎來到西班牙——在你們左邊,是傳說中的西班牙;在右邊,則是所謂的西班牙。’”
諾諾“噗嗤”一聲樂了,但很快又強忍住了笑容。她伸出左手,比劃了一個打槍的手勢:
“梆!”
“啊~呀~”我不顧一切地配合著她,裝作中槍倒地。
……
這就是我們下午三點到四點左右的日常。
part5 名稱: tslmy [13/02/15(五)21:16 ID:t/Rwl9/o (IP: 121.21.*.*)][回報] No.58465  
諾諾小時候喜歡學著新聞聯播的樣子,在電視前表演播報新聞。
我總是被她抓過去,當男主播。托她的福,我練就了一副普通話極標準的雄渾嗓音。
諾諾學電視的樣子,也是我的原創小品《失竊的期末試卷》裏,劉教授所扮演的角色的原型。
-------------------
諾諾很喜歡折紙,也很喜歡教我折。
我手笨,總是學不會。她讓我疊一個紙鶴,我滿頭大汗地努力了半小時,偏是沒有絲毫進展。
我陪著笑臉問道:“我親愛的妹妹呀,我給你疊一個你肯定不會的東西!”
“嗯嗯?!什麽什麽?——就你??”諾諾坐在小紅板凳上,興奮到了極點。
“嗯!——哥給你疊一個畢加索的名畫!”
說著,我把手裏的彩紙揉成了一團,然後展平了開,遞給了小諾諾。
……“糊弄小孩”,成功。
part6 名稱: tslmy [13/02/15(五)21:18 ID:t/Rwl9/o (IP: 121.21.*.*)][回報] No.58466  
------------------
諾諾很乖,但也很愛開玩笑。雖然也不算是很胡鬧,但偶爾也有做過頭了的時候。
這種情況下,懲罰是必要的。我懲罰比我小的孩子,通用手段就是掐脖梗。但是,對諾諾,我卻下不去手。於是,就要有“捏鼻子”這種曠古奇招來出場了。
諾諾的鼻子很美觀,手感也相當好。鼻尖很軟,簡直一按就會按進去似的。
------------------
為了諾諾的輪椅能夠順暢通行,我養成了一個習慣:
所到公共場所,必先調查“無障礙通道”路線。
最怕遇到各種門檻和地板接縫——每到這種地方,我都要站在上面,用鞋底蹭來蹭去,摸索、估計輪椅會有多大顛簸。當然,經常會有路人投來奇怪的眼光:“這小子踩著口香糖了吧。”
------------------
諾諾的毛絨玩具真不少。
白兔邦尼、小熊泰迪、大嘴鱷皮皮……諾諾不僅給它們起了名字,還給它們都設定好了人物性格和出身。最強悍的是,這些“故事”都記在她的小腦袋裏,從來就沒忘過。

【刪除文章】[]
刪除用密碼:
上一頁[0] [1] [2] [3] [4] [5] [6] [ALL]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