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球版
[回到版面]
回應模式
名 稱
E-mail
標 題
內 文
附加圖檔[] []
類別標籤(請以 ,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)
刪除用密碼(刪除文章用。英數字8字元以內)
附加選項[動態GIF]
  • 可附加圖檔類型:GIF, JPG, PNG, BMP, SWF,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
  •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。當回文時E-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
  •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、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
  • 彈幕版影片插入寫法 [bomb]影片文章的 No. [/bomb]
  • 每個新文章或回覆只能輸入一個 youtube 連結
  • Youtube 影片張貼方法, 例如: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5Bs9c1kZh4M
  • 把 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 這部份去掉後
  • 剩下來的iYZ_3FUTq6Q 改為 [youtube]iYZ_3FUTq6Q[/youtube] 再填進內文便可
  • 土豆影片張貼寫法 [tudou]5rJnjV8kmzc[/tudou]
  • ニコニコ影片張貼寫法 [nico]sm2218658[/nico]
  • FC2影片張貼寫法 [fc2]20100128X6TxWgu4[/fc2]
  • 優酷影片張貼寫法 [youku]貼上flash地址[/youku]
  • Vimeo影片張貼寫法 [vimeo]26912612[/vimeo]
  • Xuite影片張貼寫法 [xuite]MzExNTE2OQ==[/xuite]
  • 搜狐影片張貼寫法 [sohu]3091997[/sohu]
  • 向日葵影片張貼寫法 [himawari]貼上埋め込みコード內Flashvars引號內參數[/himawari]

檔名:1529805844372.jpg-(43 KB, 620x413) [以預覽圖顯示]
43 KB瑞士隊「科索沃難民」射破塞爾維亞 名稱: 無名氏 [18/06/24(日)10:04 ID:ZcCQdqYU][回報] No.35817 
2018/06/23 轉角24小時

https://global.udn.com/global_vision/story/8662/3214282

世界盃顯影 Day-9:瑞士逆轉勝,「科索沃難民」的復仇

「如果他們那麼愛科索沃,那幹嘛代表瑞士踢球?」2018年6月22日,世界盃小組賽E組的第二輪比賽,半場落後塞爾維亞的瑞士隊,憑藉著90分鐘的終場絕殺,以2-1的比分逆轉勝。圖為打進致勝球後,雙手比出「阿爾巴尼亞雙頭鷹」慶祝手勢的瑞士中場沙奇里(Xherdan Shaqiri)。

在瑞賽戰中,塞爾維亞上半場開賽5分鐘,就憑藉著前鋒米特羅維奇(Aleksandar Mitrović)在禁區的頭球得分,取得1-0領先。但到了下半場,瑞士隊中場札卡(Granit Xhaka)在禁區外的一記暴力遠射,為瑞士扳平比分;之後,在比賽結束前,瑞士王牌沙奇里又成功突破塞爾維亞防線的越位陷阱,單刀進球完成了瑞士的逆轉勝。

但比賽後,被世界所熱烈討論的,並不是瑞士隊的頑強表現,而是進球雙星札卡與沙奇里,在得分後的慶祝動作——他們都是科索沃裔、阿爾巴尼亞族的瑞士人,在進球後,也都在昔日內戰血仇、塞爾維亞人面前,用雙手與怒吼比出了「阿爾巴尼亞雙頭鷹」的著名手勢。

在1970-80年代之間,瑞士政府曾大舉從巴爾幹半島招募「短期客工」。但在鐵幕解體之後,巴爾幹半島也因南斯拉夫的內戰與分裂,在90年代陷入長年混亂,許多客工因此無家可歸,而這段時間的瑞士政府也收容了大量巴爾幹難民——至今,瑞士全國850萬人口中,就有50萬人來自巴爾幹、或具有巴爾幹血統。
無標題 名稱: 無名氏 [18/06/24(日)10:08 ID:ZcCQdqYU][回報] No.35818  
 檔名:1529806085938.jpg-(49 KB, 429x541) [以預覽圖顯示] 49 KB
這些巴爾幹的難民或難民後代,又以阿爾巴尼亞族為大宗。像是20日瑞士隊的先發陣容中,11人中就有4名主力球員具有阿裔背景——其中,除了攻擊中場哲馬伊利(Blerim Dzemaili)來自於即將改名為「北馬其頓」的馬其頓共和國外;包括中場老將貝赫拉米(Valon Behrami) 以及進球的札卡、沙奇里,都是科索沃裔的阿爾巴尼亞族人。

在過去,科索沃曾長期以阿爾巴尼亞族為大宗,但在1913年第一次巴爾幹戰爭結束後,科索沃卻被劃入了塞爾維亞(之後又被併入南斯拉夫),而與新獨立的阿爾巴尼亞切割。然而不平衡的人口結構,卻讓巴爾幹成為了民族火藥庫。對立的族群情節,也在1991年南斯拉夫正式解體後,以內戰的形式全面爆發。

瑞士陣中大將,33歲的貝赫拉米,就出生於科索沃的米特羅維察。在南斯拉夫解體前夕,米城的科索沃塞爾維亞人與科索沃阿爾巴尼亞人,就已殺紅了眼。無法承擔暴力環境的貝赫拉米一家,只好放棄原本經營塑膠工廠,透過幫助逃進了瑞士。

「我們放棄了一切,最初的3個月真的很難熬...我的父母不知何去何從,終日以淚洗面。但大人一哭,小孩也一起哭起來。最後每日每夜,我們一家都只能抱在一起絕望痛哭。」貝赫拉米曾如此自述。

雖然之後在瑞士政府與社區的幫助下,一家的生活很快上了軌道,貝赫拉米也被招進了瑞士的足球青訓系統,但1996年,「科索沃戰爭」開打,還在老家的祖父母、叔伯、堂兄弟,全都為了躲避塞爾維亞族的軍隊逃進深山,之中貝赫拉米的幾個堂兄還遭到塞族部隊擊殺,一家人的煎熬、痛苦與故鄉認同,自此被彼方的戰火而牽動。
無標題 名稱: 無名氏 [18/06/24(日)10:10 ID:ZcCQdqYU][回報] No.35819  
 檔名:1529806252433.jpg-(62 KB, 615x720) [以預覽圖顯示] 62 KB
瑞士陣中另一名王牌球員,沙奇里,和貝赫拉米一樣,也是出生於科索沃的難民,在與塞爾維亞戰前,他還特別在Instagram上展示自己的特殊戰靴——在球鞋的腳跟,沙奇里的左腳是瑞士國旗,右腳則是科索沃國旗——他以此作為宣示,要代替巴爾幹的「科索沃鄉親」,「戰勝」塞爾維亞人。

毫不掩飾自己「科索沃裔阿爾巴尼亞族穆斯林」認同的沙奇里(例如:在家只講阿語),在足壇內以爆發力聞名——在場內硬幹、在場外也硬幹——但他強烈的政治意識,在日趨保守排外的瑞士,卻也引發不少問題,像是右翼的「瑞士人民黨」就多次指控沙奇里「認同不純」、「你到底是哪國人?」而賽前的球鞋問題,自然也再度引發了各界騷動。

「如果他們那麼愛科索沃,那幹嘛不加入科索沃國家隊?」在瑞塞戰前,面對沙奇里的球鞋挑釁,不耐煩的塞爾維亞前鋒米特羅維奇(在比賽中進球)如此反嗆。但事實上,雖然科索沃早已在2008年宣布獨立,可科索沃足協卻因政治因素一直遭到國際孤立;因此像是父母逃難、自己卻在瑞士出生的札卡兄弟,才會出現哥哥選擇代表阿爾巴尼亞國家隊、弟弟卻成為瑞士隊主力的特殊狀況。

不過科索沃被足壇孤立的過程中,包括貝赫拉米、札卡、沙奇里等瑞士球員,也積極串連提供資源、上書,最終才促成了FIFA與UEFA在2016年年底承認科索沃足協的會員資格。因此,在過去幾屆世界盃與歐洲盃中,科索沃全國才會成為「第二支持者」、無條件地為「瑞士隊加油」。
無標題 名稱: 無名氏 [18/06/24(日)10:13 ID:ZcCQdqYU][回報] No.35820  
 檔名:1529806393822.jpg-(28 KB, 621x414) [以預覽圖顯示] 28 KB
然而札卡與沙奇里的「雙頭鷹」手勢,確實是相當爭議,像是札卡賽後還在社群上留下限時動態「這是為你們的進球!塞爾維亞,知道為啥他們叫我科索沃先生了吧!」,而沙奇里也表示「在場上的慶祝,我確實很情緒化,我不想再多提。」

然而,在兩次慶祝動作中,塞爾維亞球員都沒有太多反應,賽後塞隊教練也只表示「我不評論」;反倒是瑞士主帥——同樣來自南斯拉夫的波士尼亞(克羅埃西亞族)教練,佩特科維奇(Vladimir Petkovic)——卻大力警告子弟兵,「專注在球場上的比賽,別把足球和政治攪和在一起!」

E組第二比賽日賽後,2-0擊敗哥斯大黎加的巴西,與2-1逆轉塞爾維亞的瑞士,同積4分,僅以淨勝球差分居小組一、二名;落敗的塞爾維亞則積3分,位居第三,但只要能在小組末輪擊敗巴西,仍能晉級16強;兩戰皆墨的哥斯大黎加,則確認小組淘汰。

【刪除文章】[]
刪除用密碼:
第一頁[0] 最後一頁